热刺贝尔:拿了投資人的錢卻打了水漂,都會有怎樣的后果?

2016-02-26 14:50 來源:热刺微博

热刺微博 www.qxtuhn.com.cn 拿了投資人的錢卻打了水漂,都會有怎樣的后果?

  我是投資人。

  不瞞你說,我投出去的錢大部分打了水漂。很少有成功并盈利的,很少。

  這里說幾個人:

  第一位:

  2011年,他拿著自錄ep找公司,希望能簽約,但很少人理解他的音樂。

  我給他一個建議,把音樂先放到網上試試,他照做。但效果仍然很一般,點擊率近乎為零,甚至有人回帖罵他的音樂是垃圾。

  我考慮了一星期,最后還是投給他100萬。

  我投資的他的音樂事業,錢沒有太多限制,沒有合同,我只是單純希望他能在音樂道路上走得遠一點。

  他當時也一定有站在岔路口的感覺。

  但他沒選音樂,我給了他100萬,他卻放棄了音樂。

  他開了一家樂器店,賣吉他,買了一輛價值5萬元的低端車,娶了一個看上去很勤勞的老家女人。一年后又生了孩子。

  之后,很多次我路過他的樂器店,他看到我,有時不敢與我的眼睛對視。

  終于有一次,我約他出來談談,那時已經是2014年了,他的樂器不景氣,還是缺錢。

  粗略記得當時的對話。

  我問:你當初為什么沒有堅持出版那張ep,或者從其他途徑走獨立音樂的道路?

  他說,當初窮得只有理想,因為窮,不去考慮怎么賺錢,對錢也就沒概念,當100萬從天而降時,他慌了,他開始想他的一生究竟為什么?最后他得出一個結論,發唱片,做音樂,照樣為了賺錢。于是他放棄了。

  他紅著臉問我能不能在投他的樂器店,他希望開一家連鎖店。

  甚至他準備好了商業策劃書,上面有明確的股權分配條款,一切井井有條。

  但是,之前的那個獨立音樂人已經不見了。

  我沒興趣投資樂器行。

  第二人:

  他曾是我的員工,他30歲,有極強的技術背景。

  之前他有年薪幾十萬的穩定工作,名校背景,在大公司做到架構師。

  第一次和他談的時侯,我還在艱苦热刺微博,我需要一個能帶技術團隊的人。

  我堅信,他就是我在找的合伙人。

  他看著我一直猶豫,他肯定在想,這個比他還年輕的人,能做什么?

  我改變策略,從技術角度切入,最初的幾次交談,幾乎全圍繞著跨平臺、框架、編程語言、數據庫、底層等等,首先讓他覺得,我們的技術在同一個層面上。

  每當聊到一個環節,我就把他往產品需求上引導,問他:這樣的設計,放到我們的產品里,好不好?”

  這樣幾次下來,我們成為了朋友,也開始聊其他的話題,比如理想,創業,產品。

  他說,到了他這個年齡,人們都會尋求穩定。家里有老婆孩子,上有老,下有小,沒人愿意折騰。

  在大公司里,那個范圍會讓人慵懶。

  讓人忘記一些屬于年輕時候的事情。

  正如,愛情變成婚姻,理想變成糧食。

  但是,幾次交談后,他還是決定和我去拼一次

  以技術合伙人的身份,加入我的項目。

  在公司團隊擴建后,他很快晉升為CTO。

  隨著在互聯網廣告領域的巨大成功,我們的公司蒸蒸日上,但同時,也出現了裂痕。

  他開始否定我們所在做的事情,也開始否定自己,也許是最初創業的四年間,他心底下的那團火,又被點燃了,他覺得我們在做的,主營業務,算不上產品,只是在賺錢。

  他覺得,我們自始至終,都不是真正做產品的公司,只是一家廣告公司。

  android產品線上的東西,他全都看不下去。

  我承認,確實如此。

  那時我們談得最多的是idea,幾乎每天頭腦風暴。

  終于有一天,他說,他要走了。他想做真正的產品。

  他給了我一個現在看起來很“虛”的商業策劃書,非常理想化,盈利模式不可預測,他在后面特地寫上,規模有多少億用戶的市場,讓我覺得有點在畫餅。

  最后,我投了300萬。

  之后,他拿著錢,正如我們最初的樣子,組建團隊,為了他的理想,他幾乎沒日沒夜的工作。

  但是,他失敗了,敗得一塌涂地,那年他35歲。

  之后他一蹶不振,無數次深夜,他老婆打來電話,說他在哪個酒吧宿醉,問我能不能去接他。

  他度過一個艱難的過渡期后,逐漸恢復,逐漸清醒,但在巨大的落差中,他始終站不起來。

  就在我寫這個帖子的時候,我給他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深夜,他沒有睡,剛洗完澡,在讀書,近期依然沒有工作的打算。

  記得曾經我們聊天時,他問我,為什么當初知道他會敗,還投他。

  我給他兩個理由:

  1、我做風險投資,那么任何項目對我來說,都有成功的幾率。

  2、作為朋友,我愿意花錢給你買經驗,我的錢,我投,我覺得值就對了。

  但是我錯了。

  絆倒他的是理想與現實間巨大的夾縫。

  直到今天,他都沒有站起來。

  第三人:

  他40多歲,外貌斯文,言談舉止謙虛儒雅。

  但在我眼中,他卻是一只“烏鴉”。

  在我所在的圈子里,輕資產創業者居多,有一類人,善于用各種手段獲取資源,一筆錢他要,幾箱A4紙的贊助,他也要,一些看似不起眼的資源,他都希望統統拿到。

  我稱之為“烏鴉精神”。---不浪費任何能拿到的資源。

  他的產品是wifi管理類app,同類產品在android各大市場屢見不鮮。

  他的產品很爛。第一次面談時,一邊談話,我一邊在手機上玩他的app。

  我沒看到源碼,但就這么玩的過程中,發現了至少3處bug。

  ui設計更像是大學生的畢設。

  交談中。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我認識某某某”。

  他提到的人里面,有很有名望的投資人。

  也有我朋友。

  也不乏一些,說出來能嚇倒一片的大人物。

  并且,他可以表現得和他們很熟的樣子。

  他的餅畫得很大,他說,這是未來的入口。

  他說有一個完整的生態。

  他的商業計劃書上,有50%的篇幅在描述這個產品未來的愿景。

  畫餅,已經是業界常態。

  我沒有投他,在一年中,他聯系了我不下幾十次,都一一回絕。

  一年后他又找到我。

  產品改進了很多,已經沒有那么明顯的bug。他可能很清楚,我依然會拒絕他。

  他說,可以不投錢,投一些資源也好。

  他的目的很明確,他想要量。

  我們對他進行了慎重的背調,他的公司也確實處于上升期。

  正巧,我有一份剛剛到期的合同

  對方欠我們10萬安裝量。

  本來按照合同,對方要折算成錢補給我們。

  于是,和這家公司續簽了一份合同,要5萬量,給他。

  我和老王的合同很明確。

  只給5萬量,一月為限,看下用戶反饋,產品真的好,會繼續投。

  可以在要量,也可以直接投錢。

  那一刻,老王放下平日優雅的舉止。

  竟表現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

  一個月后,老王興奮的拿著平板電腦找到我。

  剛進到我辦公室,他就歡快地說,他的產品活了。

  于是,興沖沖的登錄三方數據后臺,開始給我看數據報表。

  那是一份很漂亮的報表——日活幾萬人,月留存達到70%。

  但是,當你深入的看這份報表的時候,會發現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比如 一條數據里面,機型是小米2,但分辨率確實800×480。

  隨便抽取五條數據的串號查詢,均顯示山寨機。

  在我和乙方公司合作期間,我們推的幾款非常好的產品都沒有這樣的質量。

  與乙方公司合作多年,可以排除乙方造假的可能性與動機。

  我直接問他,你這是假量吧?

  他一口咬定,是真量,是全公司努力的人一起努力實現的成果。

  我投APP,遇到過另外一種人,他們也通過技術手段,模擬用戶”沖榜“。

  但他們給投資人看的數據,一定是真的。

  因為,”沖榜“在行業里是常態,但真實的數據,則能體現人的誠信。

  他們很清楚,失掉誠信,就失去一切。

  現如今,他換了個產品,依然在堅持他的創業。

  他仍然活著,并游刃有余的在投資圈游走。

  第四人:

  在很久以前,我畢業的那年,和室友,校友,已及同城的騎行愛好者,組織了一次騎行“紀念青春,騎行318”的活動。

  這次活動之后,我的外甥開始頻繁聯系我,問我路上的遭遇。

  他也想在畢業后,騎行318。

  當時他連一輛車也沒有,他沒有打工的習慣,也沒想過在大學創業。

  他的家庭,成長環境,以及他大學時豐厚的生活費。

  他確實不用考慮這些窮人孩子才該考慮的問題。

  他父母知道他的想法后一致反對,連同的爺爺奶奶一起反對。甚至怕他存錢買車,開始縮減他的生活費,并暗中監視他的在大學里面的一切動作。

  我沒有反對他,因為318騎行的風險自然存在。

  真正騎行過的人知道,那里的路并沒那么不好走。在旺季時,一路上都有會幫助你的人。

  反而對一個紈绔子弟來說,是很好的鍛煉。

  他第一次找我要錢時,我拒絕了,因為離他畢業還有一年時間,這一年,他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賺一輛車,一份路費。

  我給了他一個告別鍵盤騎士的機會。

  大三暑假,把他介紹到我朋友的工程公司工作。

  工作內容很簡單,施工員助理。每天跟著施工員,工作的同時還能學到一些東西。

  他堅持了不到一星期,便不再去上班了。

  我朋友說,我這個外甥不成器,比如一次和施工員去現場,他說他恐高,上不去。

  同事們還想勸他,但是他卻撂下一些很欠扁的話,直接打了個車就回家了。

  就這樣,大三過去了,他還是鍵盤騎士。

  他的父親最先松動了。我們私下長談了一次,他父親的意思是:

  既然他有熱情,就希望他能出去鍛煉一下,改掉富二代的壞毛病,同時吃一點苦。也可以資助他,但是,要讓他在每個環節學到東西。

  我能體會到他父親的用心良苦,他不想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在大學畢業后連通過正常手段,不借助外力找到一份工作的能力都沒有。

  于是我給了他第二次機會。

  他既然熱衷于花錢,那么,就引導他把錢花在對的地方。

  我給他一個命題,讓他動手攢一輛山地車,如果能完成,并且能說出每個零件的用途,已及為什么要這樣搭配。

  那么我會投資他一筆錢,讓他去買配件裝好這輛車。

  他用了一個星期,給我提交了三個方案。

  其中兩個方案被我否決了。

  我覺得碳纖維軟尾用在318上過于奢侈,你DH嗎老大?

  選擇了其中最”經濟“的配置,但全套價格仍然5300元,比我當年那量千元出頭的菜車不知好了多少倍。

  不過,他第一次這么認真的面對一件事,還是讓我感到很欣慰。

  特地把他約到我常和項目者交談的咖啡館,讓他有真的在和投資人面談的感覺。

  我說,給你錢可以,但是要以投資的形式。

  要讓我看到結果,已及利潤點,同時,你要為違約承擔責任。

  他想了想,表示同意。

  他答應:

  1、一定會騎著車走完全程

  2、在騎行結束后,給我一份路書(我當年騎行后并沒有寫路書,留下來的只有一路上的照片,這對我來說是個小小的遺憾,他清楚這點)。

  如果沒有完成,他會全額退還我這筆投資。

  于是,我給了他1萬元。

  他加入了我朋友的騎行隊,出發了。

  事情的結果是:

  據我朋友說,他第三天就果斷搭車了。

  我問他,他坦誠的告訴我,確實搭車了。

  我問他為什么搭車?

  他的答案簡單可笑”因為有車搭啊“

  是的,他出發前并沒想到,那里有很多車可以搭。

  他給我的路書,是東拼西湊網上抄的,甚至貼了別人的合影,那些文字百度一下,會發現早有署了別人名字的章節,發在人家的博客上,而我那可愛的外甥,他只是聰明的改了一下日期。

  這趟旅程結束后,他確實有些改變。

  不那么迷戀網游了,有了自己的朋友,其中的一個妹子還成了他現在的女友。

  有一些本質上的東西,他并沒改變,比如畢業后的工作上。他父親鼓勵他自己找工作,他換了幾份都不滿意,于是他父親只好把他放在自己公司里那個不出力還賺錢的位置上。

  那是一個沒有挑戰,只要坐在椅子上,就能安穩到老。

  直到今天,他父親為此對我表現出異常的感激。

  畢竟那次旅程,讓他的孩子有所改變。

  但是我很清楚,從投資的角度看,他已經違約了。

  一萬投資他沒有還我,事后他一直也沒提及。

  寫到這里,我突然想到了當年,在川藏線上,在飄泊雨后,在泥濘的道路上跋涉。

  好心的司機停下來說:“上來吧,車上有位子”,但我們微笑的拒絕了。

  因為大家心里都有一個信念,堅持下去,決不放棄。

  我一直很想問他:

  親愛的外甥,在人生的旅途上,當你面對困難的時候,是否也能搭車而過?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