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曼联5-3热刺:土豪扎堆的中東,能否成為中國創業者的下一塊掘金沃土?

2019-10-06 14:11 來源:热刺微博

热刺微博 www.qxtuhn.com.cn

2019年,國內市場迎來了重要拐點:移動互聯網用戶總量見頂,增長紅利正式宣告終結,國內移動互聯網市場轉入存量競爭階段。

新的發展階段,揚帆出海成為了互聯網热刺微博者們的一個重要選擇。

基于過往經驗,我們早已了解到海外市場的多樣化與復雜性,國慶期間,深響團隊甄選大量資料及市場一線案例,將分別為大家介紹非洲、東南亞、拉美、印度、中東、美國幾大出海目的地的核心動向,幫助各位讀者探尋不同市場的競爭差異以及用戶需求本質,甄別機會所在。

 核 心 要 點 

▪  中東市場是一塊兼具了人口紅利與高凈值人群價值的市場。

▪  過去幾年,中國創業者已經在游戲、直播、電商等賽道中,殺入了中東市場。

▪  雖然中東市場有不少的文化限制,但在從業者眼中,將文化限制轉化為市場需求也將成為這個市場的新機遇。

提起中東,首先出現在你腦海中的是什么?

石油、土豪、金頂清真寺、迪拜的七星級帆船酒店,還是高聳入云的哈利法塔?

實際上,中東可遠不止于此:在過去幾年中,中東已經成為了中國互聯網創業者眼中最重要的市場之一。游戲、直播、短視頻、跨境電商……在這里,中國創業者已經在快速增長的中東移動互聯網市場中發現了大量的掘金新機遇。

但同時,中東復雜的地緣政治情況,以及宗教文化環境,又讓不少人望而卻步。對于中國創業者來說,中東會是那個充滿著機會與冒險的應許之地嗎?

快速增長中的中東移動互聯網市場

在不同領域討論到中東市場時,定義及邊界有所不同。

在移動互聯網市場中,中東地區主要包括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卡塔爾、科威特、阿曼和巴林等海灣六國(GCC),以及橫跨歐亞的重要新興市場土耳其在內的十幾個國家。而由于歷史以及市場特色的相似性,在國際市場上談到中東時,也經常將位于北非的埃及與中東市場一并統稱為MENA(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根據世界銀行2018年數據,MENA地區的人口總數達到了4.5億,GDP總額則達到了3.6萬億美元。

而在GSMA 2018年的MENA移動經濟報告中則提到,2017年MENA市場總共有3.75億獨立智能手機用戶,2018年年中這個數字則上升到3.81億;而在沙特、阿聯酋等國家,智能手機的普及率則能達到70%以上。

與其他地區市場相比,中東市場也有值得關注的高平均購買力。對比印度市場高活躍低ARPU的尷尬,業界普遍認為中東市場的移動用戶ARPU已經到了20美金左右,與北美等發達市場的20~30美金的水平相當接近。

GSMA報告中,MENA地區的互聯網滲透率

龐大的人口基數,以及較好的經濟基礎,都給這塊市場的發展提供了機遇。阿里云國際中東非洲總經理胡丹就曾在接受采訪時提到,盡管國家比較碎片化,但中東整體上仍有3億以上阿語單一語言的人口紅利在,其中還包括以沙特為代表的高消費能力的海灣國家。

同時,除了良好購買能力以外,中東市場還有一個較為吸引創業者的特點,那就是有龐大的年輕用戶群體。戈壁創投投資總監涂知悅曾在公開分享中介紹,數據統計,在中東地區有35%的用戶年齡小于24歲,其中沙特人口年齡中位數為31歲,阿聯酋年齡中位數是34歲。年輕用戶對移動互聯網、社交網絡等新生事物都有更好的接受度,這也為中東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培養了較好的用戶土壤。

與語言種類繁多、運營挑戰較高的東南亞、印度地區相比,中東地區語言上的統一、較高的消費能力以及年輕的用戶結構,都讓這個市場具備了可觀的發展潛力。

而近兩年,另外一個可能成為中東市場發展新機遇的,則是目前正在到來的5G浪潮。根據GSMA報告,GCC國家普遍對5G應用有很強的興趣,幾國都希望在接下來2年中可以保證5G移動服務推廣開來。同時,GSMA還預計,2025年在整個MENA地區可能會有15個國家上線5G移動服務。

早期創投方興未艾

但有著良好移動互聯昂發展基礎的中東市場,在創投領域卻可以說是經過了多年的沉寂,這背后有著相當強的本土特色。

首先,目前已經上市的中東市場互聯網公司較少,相較于已經有大量熱錢涌入的東南亞、印度等新興市場來說,整體公司的估值水平要更低一些。

其次,中東本土的創業氛圍并不是那么濃厚,早期風險投資也不那么活躍。相反,主權基金以及企業投資在中東更為主動,也在世界范圍內參投了不少獨角獸。

譬如說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就曾經以35億美金投資了Uber;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之一的Mubadala也曾經與軟銀集團一同參與過對滴滴的40億美金投資;另一家主權財富基金阿聯酋阿布扎比投資局,則曾經投資過國內即將上市的人工智能企業曠視。

不過,近幾年中東創投圈也迎來了一些拐點。

今年上半年,Uber以高達31億美金的價格收購了迪拜打車創業公司Careem,振奮了整個中東創投市場——媒體報道,此前中東市場上最知名的創業企業收購案是亞馬遜收購當地電商 Souq,價格卻僅5.8億美元。相較之下,Careem的高價賣出,對于整個中東創投市場的影響和激勵可想而知。

中東的創投市場也確實在快速發展中。根據墨騰創投統計,2010年時整個中東北非地區僅有14家VC機構,當年VC總投資金額為2600萬美元;到2016年,就飛快地增長到二百多家,總投資金額為8.33億美元。

中國資本也逐漸開始出現在中東市場上。今年上半年,戈壁創投就和沙特的8 Point Capital宣布,將在沙特國家級創投基金Saudi Venture Capital Company的支持下,成立一個5000萬美元跨境基金,專門投資中國與中東的創業企業。

隨著移動互聯網基礎建設逐步加碼、創投市場資金逐漸到位,中東市場本土的移動互聯網以及創業創投生態將迎來新的一波發展浪潮。

中東市?。?/p>

愛“玩”也愛“買買買”

快速發展的中東市場已經引來了全球創業者的關注。中東市場在泛娛樂領域,也表現出了極強的消費力:目前中東YouTube日播放量全球第二,Facebook嵌入的視頻播放量是全球平均值的2倍。

目前在中東展現出了最強吸引力的業務之一,就是游戲。

根據第三方數據機構Sensor Tower 9月報告顯示,過去一年中東地區移動游戲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總收入達到8.36億美元。其中,土耳其、阿聯酋和沙特的總收入為6.47億美元,占中東地區收入的77.4%。

而且,Sensor Tower 數據還顯示,過去一年土耳其、阿聯酋和沙特手游市場仍處于快速發展階段,擁有較高的增速。2019年8月三個市場手游總收入達到6200萬美元,較2018年9月4400萬美元上漲40.9%。

三個市場中,土耳其手游收入在中東地區排名第一,達到3.1億美元,占中東手游總收入的37.1%。其次為沙特和阿聯酋,收入分別為2.03億美元和1.34億美元,占中東手游總收入24.3%和16%。

這幾個市場的發展因素還不盡相同:土耳其過去幾年游戲市場的發展主要是得益于本土人口紅利,沙特和阿聯酋的游戲市場則更多還是靠高氪金能力的大R玩家帶動。

還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中東斬獲頗豐的游戲來自中國的不在少數:Sensor Tower 數據顯示,中東地區手游收入前20中,中國手游多達11款,占Top20總收入的69%。

其中,騰訊《PUBG MOBILE》以1億美元的流水占到了榜首,中東地區的收入也占到了《PUBG MOBILE》的海外總收入的18.1%,中東市場對國內游戲廠商出海的重要性也可見一斑。

除了游戲之外,直播也是一個中國創業者在中東市場中已經有不小收獲的領域。Sensor Tower 在《2018年席卷海外的中國短視頻/直播應用 :中東市場篇》報告中曾指出,2018年中東地區短視頻/直播應用Top20收入榜上,中國應用多達15款,收入占比高達95%。

在直播領域,中東語言統一的優勢就有所凸顯了。投中網曾報道,迪拜大亨為摩洛哥模特一擲千金,沙特大佬贊助埃及學生的故事,在中東的直播平臺上屢見不鮮。甚至還有直播平臺曾經利用各個國家的民族自豪感,發起過類似“地區英雄”的比賽,讓各國土豪抱團打賞本國女主播以競爭榜首,效果頗豐。

在土豪的活躍下,中東地區極高的線上支付門檻都沒能攔住直播平臺的發展——不少土豪為了給支持的主播打榜,甚至都是一捆一捆的現金,帶著全副武裝的保鏢前往直播平臺辦公室充值。

不過在過去幾年中,中東的直播市場也逐漸由藍海殺成了紅海,甚至不乏大廠的身影。

根據Sensor Tower數據,2018年中東地區短視頻/直播應用TOP20榜單中,中國APP占了15席,抖音海外版Tik Tok,YY旗下的BIGO LIVE,以及小影、快手、獵豹旗下的Live.Me等中國產品都有良好的表現,甚至直到第8位才出現Twitter旗下產品Periscope的身影——這在Facebook等歐美大廠盤踞中東社交媒體市場的情況下,可以說是表現不俗。

除了泛娛樂領域之外,在有高消費力、能買買買的中東市場,電商也是一個近幾年的大熱領域。

一定程度上受到線上支付門檻的阻礙,中東市場良好的智能手機普及率,還未能有效轉化為電商的購買率。戈壁創投投資總監涂知悅曾在一次分享中提及,2017年海灣國家的電商滲透率還只有3%,這與中國的近20%,美國的15%相比,差距還非常大。

不過,與低滲透率相對的,是中東電商市場的高增長率。谷歌和貝恩咨詢公司最近剛剛聯合發布了2019年《中東電商報告》也指出,自2014年來,中東北非電子商務的復合年均增長率(CAGR)已經達到了25%。

行業巨頭也已經將視線轉到了這個市場。

早在2017年,亞馬遜就以5.8億美元全資收購中東第一本土電商Souq,并在今年5月正式推出了合并后的亞馬遜阿聯酋站。合并后,亞馬遜在阿聯酋站點退出了亞馬遜會員等服務,包括低價會員費,以及亞馬遜慣例的無門檻包郵、當日派送、在線觀看或下載亞馬遜付費視頻等優惠。據報道,在亞馬遜的大力度支持下,Souq切換為亞馬遜阿聯酋站后流量飆升,最高瀏覽量達到1600萬。

國內巨頭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市場。去年8月,阿里巴巴就已經投資了成立于2010年的土耳其時尚電商平臺Trendyol。同時,今年也有媒體報道,阿里旗下跨境電商平臺全球速賣通,已開始跟國內的跨境電商物流服務商進行合作,搭建土耳其出口的物流服務體系。

除此之外,國內也有Club Factory、jollychic、SHEIN等跨境電商平臺,已經在中東市場有活躍動作。

本土玩家也不甘示弱。中東本土電商巨頭Noon的創始人阿拉巴爾在9月的賣家慶功大會上就表示:“中東市場有4億消費人口,但卻沒有一個大的本土電商平臺,這是不合理的。我們有責任去?;け就戀木?,不讓國際巨頭占據我們的本土市場。”

成立于2017年的Noon,是創始人阿拉巴爾的二次創業項目——阿拉巴爾本人是一個成功的地產商,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正是他旗下的艾馬爾(Emmar)房地產公司所建造的,他在創立Noon之前也已經在電商產業就有不少的投資。而Noon則是阿拉巴爾攜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的野心之作。

阿拉巴爾計劃未來幾年讓Noon覆蓋整個中東北非市場,并將中東的電商滲透率的比例從2%提升至14%,因此攻勢之猛讓人咂舌:不單在阿拉巴爾名下的所有商業地產商都打上了Noon的廣告,還給旗下住宅區的居民都直接送上了無門檻現金券??梢運?,Noon的崛起必然也將成為中國跨境電商平臺在中東市場發展的一個不小的挑戰。

雖然不少較早進入中東市場的創業者,已經在這里獲得了不少回饋,但隨著本土創業公司的發展,以及更多全球競爭者的涌入,中東的市場競爭也將逐漸白熱化。

紛亂復雜的地緣及文化挑戰

除了日益激烈的競爭環境以外,對于中東地區不少創業者最大的憂慮仍然在于市場內多個國家長期多方對立的關系。種種歷史文化原因,導致這里形成了相當復雜的地緣政治情況,而國家之間不穩定的關系也對各個市場的經濟環境形成了一定的威脅。

譬如作為中東地區重要經濟國家的卡塔爾,在過去兩年就一直處于被沙特等國家封鎖的狀態,主要原因則是因為卡塔爾呼吁與伊朗采取合作與防范并舉的態度,但遭到了巴林、沙特、阿聯酋等國的一致抵制,對卡塔爾的房地產和零售業也造成了一定的沖擊。

土耳其和伊朗則在這場封鎖中與卡塔爾站在了同一陣營,為卡塔爾提供航線、投資等各方面的支持,保證了卡塔爾在過去兩年中經濟的平穩運行。

由此例即可見,中東地區長期以來復雜的國與國之間的政治環境,仍然是這里快速發展的區域經濟中最大的不穩定因素之一。

同時,中東市場也與其他市場存在不少文化習俗上的差異,這對中國創業者而言,在進入中東市場時無論是運營層面,還是管理層面,都可能遇到不少問題。

直播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中東市場,主播僅僅是露出胳膊都有可能被用戶投訴,也為平臺在部分地區招募主播帶來了不小的難度。

不過,來自文化習俗的挑戰也可能是機遇。

華為終端迪拜國家主管王耕野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由于宗教文化的限制,當地民眾線下生活比較保守,很少有娛樂生活。“沒有酒吧,餐廳也不許放音樂。久而久之,人們對互聯網的渴望程度很高,內心希望與外界交流并被發現,智能手機成了最佳的選擇。”但也反而因此,當地民眾在網時間較長,平均超過5小時,才讓今天不少國內泛娛樂產品在中東市場有了良好的發展。

青桐資本也曾在分析報告中提到,中東的文化習俗和宗教傳統也為電商發展提供了一定的基礎——受當地文化影響,女性不能獨自出門,電商因此正逐漸成為她們重要的購物渠道。此外齋月的習俗對電商的影響也很大,據2018年銷售數據顯示,齋月期間阿聯酋的電商銷售增長了24%,沙特則增長了15%。

將文化限制直接轉化為市場需求也是一個思路。

在東南亞、巴基斯坦和中東地區都有所投資的戈壁創投曾提出過一個概念——TaqwaTech,即指針對穆斯林企業家創辦的科技公司,專注于使用技術為穆斯林消費者、企業或社區服務。戈壁創投認為,由于相似的文化習俗,以及人群中獨特的需求,未來面向這個人群的服務也可能迎來新的機遇。

戈壁創投創始合伙人曹嘉泰還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甚至在3-5年后,中東和東南亞公司會出現合并潮,因為他們都是在服務全球穆斯林。中東OTA平臺Holidayme與東南亞OTA平臺Tripfez剛剛宣布合并,更多公司已經在緊密合作。”

曾經,高凈值的中東市場在國內創業者眼中可以說是一片神秘的沃土。但今天,這片市場已經成為了率先進入中東市場的中國創業者們的掘金地。未來,隨著移動支付和5G技術在中東的使用率逐漸提升鋪開,可以想象“愛玩愛買買買”的中東市場還將迎來更多的移動互聯網爆發機會。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