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在英超什么水平:我們悄悄潛入了00后的世界,發現他們已經開始“禿”了

2018-11-29 15:56 來源:热刺微博

热刺微博 www.qxtuhn.com.cn 一出生就是“互聯網原住民”,B 站是最常光顧的網站,小小年紀就因為作業壓力大而失眠脫發,社交用語“xswl”代表“笑死我了”……

眾多關于 00 后的調研報告表明,作為互聯網原住民的他們,從小就和智能設備打交道,有很強的認知、消費能力,喜愛娛樂動漫直播,“擴列”社交時熱衷于使用黑話……

事實真是如此嗎?互聯網對他們的影響到底有多大?除了這些社會給予的標簽外,他們還有什么不為人知的一面?

帶著這些疑問,我們找到了幾位背景各不相同的 00 后,和他們談了談日常。結果既出乎我們意料,卻也在情理之中……

“我知道中美貿易戰、VR 和 AR,還聽過挖礦。”

  浩浩  2005 年出生  

  北京市朝陽區某中學初中二年級  

在周末,除了完成學校的作業以外,浩浩喜歡自己研究編程。

“是學校的計算機老師帶我入門的,我也報了編程的興趣班。有時候不懂的會問問我爸,我爸其實不懂編程,但他會和我一起討論。”

當我們問到他最近在研究哪方面的編程知識時,這個 13 歲的男孩靦腆地撓撓頭,“上周在看 c++的冒泡排序。”

2005 年出生的浩浩今年 13 歲,父親是某國企高級工程師,母親是某中學地理教師。對于浩浩的成長,媽媽的理解是,“孩子要與家長互相溝通,一起成長。”

隨著時代的變化,并在父母的支持理解下,00 后也有了新的特長愛好。他們不再像 8090 后一樣,局限于唱歌畫畫學鋼琴,編程與寫作正成為他們新的選擇。

除了課外輔導班,浩浩也會通過網上的知識付費課來擴大自己的知識面。說話間,浩浩向我們展示起自己曾在手機上購買的付費內容:

知乎上的“博物館里的中國史”和“怎樣做一個出色的演講者”,果殼上的“動物進化的秘密”,喜馬拉雅上的“解讀《三國演義》”……

浩浩告訴我們,老師們很鼓勵大家在網上的一些正規渠道獲取一些知識,所以知識付費對于像浩浩這樣的 00 后們來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我們班大概有一半的人都在網上買過課程??純蒲Ш屠返謀冉隙?。”

浩浩和同學們每周大約會花費 2 小時的時間看知識付費的內容,遇到有趣好玩的也會交流一番,“比如上次我們就在討論遠古蜈蚣。”

除了一些課本延伸內容,作為互聯網原住民的 00 后們,也通過互聯網這一渠道接觸到了更多彩的世界。

VR / AR、物聯網、量子計算、區塊鏈……這些新興的科技詞匯,也并沒有被 00 后的世界隔絕。

“新零售,space X 我也聽過。”浩浩說。

課間的聊天中,除了聊一些與明星八卦或者動漫鬼畜相關的娛樂話題,浩浩也會和男生們聚在一起討論“大事”。

“之前聊 NBA 比較多,這段時間經常討論‘挖礦’,不過一個人一臺電腦要挖N年才能挖到,和我們是沒什么關系啦。我自己會比較關注和中美貿易戰有關的新聞。我覺得中學生應該多關注國家大事,多提高自己,然后改變世界。”

寥寥幾句話雖然藏著稚嫩,但這個 13 歲少年展示出了 00 后們的視野和抱負。

00 后們擁有廣闊的國際視野,他們中的一些人對國家大事的關注甚至超過了對娛樂和體育的關注。

在軍事文化類公眾號“軍武次位面”的一次讀者調查顯示,有 18.92%的關注者都是 00 后。

據“果殼热刺微博”的問卷調研結果表明,61%的 00 后持續關注過中美貿易戰,42%的 00 后對朝鮮放棄核試驗的新聞感興趣,而去年國產航母艦下水初試,也吸引了 33%的 00 后的注意。

與之相比,00 后中關注“創造 101”的比例僅為 16%。

 《中國 00 后圖鑒》圖片及數據來源:果殼少年

更早熟,也意味著更多的壓力。入睡時間長,睡眠不足,脫發,焦慮,這些成年人中常見的問題也同樣是 00 后們的煩惱。

“最近有個新聞是說 80 后的一個基層干部,因為太辛苦,然后頭發變白了。”浩浩說,“我覺得,我離頭發全白的日子也不遠了。”

“縮略詞我能看懂,但是大家還是盡量‘說人話’吧。”

  子琪 女生 2003 年出生  

  四川自貢某重點中學高中一年級  

子琪是一個外表文靜的高中女生,但她自己可不這么認為。

她在網絡上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并且在某些圈子中擔任著 KOL (關鍵意見領袖)。

根據紅杉資本發布的00后泛娛樂消費報告中,七成的 00 后有著自己的網絡社交圈子,排名前三的分別是游戲圈、小說圈和動漫圈。

 中國 00 后泛娛樂消費報告  圖片來源:紅杉中國

而子琪關注的則是手繪圈。

學習成績中等的她在課余時間喜歡畫畫。初二那年,她從同學口中意外得知了手繪板這種繪畫工具便在那年生日向爸爸點名要了一個手繪板作為生日禮物。

現在她會在網絡上接一些“約畫的單子”。

“一些年紀小一些的喜歡動漫的網友,他們想創建一個角色,但是又不會畫畫,就會讓我幫他們畫。我們會提前約定好畫面的具體細節和費用”。

子琪的收費標準是:單幅頭像上色 20 元,半身像 70 元,全身像 75 元。

畫滿一幅畫需要兩三個小時,子琪每個月會約 4 幅畫左右,每個月因畫畫可以獲得 250 元左右的收入。

雖然這筆收入并不算豐厚,但對于仍在讀高中的 15 歲的子琪來說,通過自己勞動來獲得報酬,要遠比父母直接給零花錢更快樂。

 子琪手繪作品

子琪初中好友的業余收入則是來自抖音。

“她去年知道抖音之后就喜歡刷抖音,過年的時候開始自己拍抖音,現在有 10 多萬粉絲吧,也會有一些收入。”

在子琪的班上,短視頻和直播已經成為了同學們課間的談資。

對于短視頻,女生們是主力軍。他們偏向于搞笑、創意類、及游戲相關的內容;

而直播,則更多是男孩們的陣地,游戲和小姐姐的唱跳則是他們主要關注的方向。

“我覺得大家還是比較理智客觀的,看游戲直播主要是討論游戲操作和戰術,而美女直播大家有時候會批評她太作啦之類的。”

能讓男孩女孩們不分性別聚在一起討論的,則是 B 站(嗶哩嗶哩),班里一半的同學都有 B 站的付費會員。

B 站已成為他們繼微信和 QQ 之后的最常打開的泛娛樂 App之一,其中鬼畜內容和動漫是這幫 00 后的最愛。

在子琪的同學中,很多女生會喜歡聽薛之謙的歌,對于明星的負面新聞,她們有著自己的態度:“黑料我們也知道啦,但是只要歌好聽,其他不會有影響。”

做理智的粉絲,子琪認為這樣的做法才是正確的追星方式。

青春期是一種交融著幼稚和成熟的混合狀態。對于網上盛傳的那些 00 后黑話,這個 03 年出生的女孩表示出了不屑:

“xswl (笑死我了),擴列(擴充好友列表),處 q 友(交 qq 好友)之類的,我都懂是什么意思,但是每次如果別人給我發這些,我就讓他‘說人話’!”

 00后黑話詞典

而對于用 qq 還是用微信這樣的問題,她則表示,“當然是 QQ,微信有一種老阿姨的感覺。”

“每個月我有 1000 塊錢的零花錢,我得計劃著花。”

  小葛 男生 2003 年出生  

  南京某國際中學高中一年級  

“當時花了 2600 塊錢。”

上初中后,小葛用偷偷攢下來的零花錢為自己購置了一部二手 iPhone 4s。

對這個數字,小葛記得很清楚,因為那是他前一年過年收到的壓歲錢總額。記得清楚的另一個原因是他覺得自己被商家騙了。

“那時候我同學說 2000 塊錢就能買到的,真是坑。”

這部二手 iPhone 4s 并不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款電子產品。小學三年級時,父母給他買了一部電話手表。

“當時我們班一半的人都有電話手表,主要是跟爸爸媽媽聯系用的。”

爸媽發現了他的蘋果手機并沒收后,他再三叮囑爸爸先幫他收好,等暑假時還要繼續用。后來那款 iPhone 4s 陪著他度過了三年的寒暑假。

更豐厚的物質環境,更充足的零花錢,更開明的父母,更加應接不暇的新鮮事物,00 后們就生活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中。

根據果殼少年出品的00后圖鑒數據表明,20%以上的 00 后每月可支配零用錢超過 500 元,10%的 00 后每個月可支配零用錢超過 1000 元。

正因如此,他們在消費上擁有更多的自主選擇權。

喜歡穿 AJ 的鞋子、對 OFF-WHITE (美國潮牌)情有獨鐘、某視頻平臺年費會員、聽歌喜歡周杰倫和 Eminem (美國說唱歌手)、《王者榮耀》貴族 7、喜歡看“騷白”(某游戲主播)的直播、刷貼吧主要是看《海賊王》相關的帖子……

以上構成了小葛——這個 15 歲少年基本的輪廓。

“每個月我有 1000 塊錢的零花錢,我得計劃著花。OFF-WHITE 只有每年打折的時候我才買,視頻會員包年是因為更劃算。我覺得付費給喜歡的歌星是很正常的,這是對他們勞動成果的尊重。”

當我們告訴他,《王者榮耀》的貴族 7 意味著,他曾經在這款游戲中投入了至少 1500 元人民幣時,他的臉上寫滿了驚訝,“居然這么多。”

小葛目前在使用的,是一款國產華為手機。

“學校是不允許帶手機的,但是大家還是會帶著。班里男生用華為比較多,女生好幾個都拿的小米。”

除了手機,iPad、電腦以及電子書也是小葛和同學們經常使用的電子設備。因為是在國際學校,許多課程和作業都需要在電腦上完成。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小葛上課時會選擇用 QQ,因為登陸方便。而周末和國外的朋友聊天時,則會切換到微信。

 與小葛聊天記錄截圖

“發現社會上的大人都在用微信,所以我也就用了。”

微信,成為了 15 歲小葛對成年世界的最初涉足,而和班里同學聊天時,他又會切換回未成年人的樣子,“QQ 的頁面更個性一點。”

科技的進步帶來了教學手段的升級,但年輕一代最本真的底色依舊未曾改變。

“聊微信聊 QQ、聽歌、看視頻、刷抖音快手、打王者榮耀、吃雞、看直播,刷貼吧……”關于在電子設備上玩什么,15 歲的小葛一口氣能說一大串。

每天晚上宿舍熄燈后,小葛會插上耳機,躲在被子里,一一點開手機屏幕上那些花花綠綠的圖標,然后在不知不覺中度過他一天中最愉快的 2 個小時。

 后記 

盡管浩浩、子琪、小葛來自不同的城市,年齡和家庭環境也各不相同。但我們仍能感受到,互聯網早已滲入到這批 00 后的血液之中。

良好的物質生活條件給了他們更廣闊的視野和更多的人生選擇,相應的,他們也成熟得更快、思考得更多。

今年,首批 00 后已經迎來了他們的成年元年,不管是作為生產者,還是消費者,00后都已經邁入了一個新的階段。讓我們拭目以待他們接下來的表現。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