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城和热刺比赛结果:從2009到2019,這十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2019-10-08 11:08 來源:热刺微博

热刺微博 www.qxtuhn.com.cn 我們總是以為變化會突然降臨,但其實所有的變化都醞釀已久。就好像此刻,未來已來,只是你我沒有感受到而已。我們以為我們的生活與世界無關,但其實哪怕是遠在拉美的一個偶發事件,都將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從2009到2019,從中國到世界。這十年,足夠波瀾壯闊,足夠影響深遠,若我們的視線和思想永遠只被這十年的房價困住,那么你至多是一頭困獸罷了。

這十年,中國的人均GDP從大約3300美金干到了9800美金。這意味著:更多的中國人脫貧,更多的中國人變成了中產。這是這一輪消費升級的核心原動力,沒有之一。

這十年,中國的進出口的總額從2009年占GDP的44.86%,降至34.35%。這意味著我國經濟對外貿的依存度下降了,自身的安全性提高了。但是絕對值根據海關總署數據達到:4.623萬億美元,比2009年翻了一番。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的出口商品中機電產品占比超過了一半,2019年第一季度占比是58.8%。這意味著中國出口商品已經從初級商品完成了進階。

這十年,中國在互聯網領域從凡事都從美國Copy,開始變成了創新者。因為龐大的存量市場,使得中國在驗證任何一個互聯網商業模式上都有巨大的規模優勢。為此,中國的VC行業伴隨互聯網產業吹出了一個個巨大的泡沫,迅速催熟并在這十年的尾巴上迅速破裂。

這十年,全球有四分之一的新增綠化來自中國。中國在治理荒漠化問題上取得了顯著性突破。與此同時,河西走廊每10年降水增加4毫米至12毫米。這意味著中國西北正在變暖變濕。

(注:綠色代表的不是綠化絕對值,而是趨勢,意味著綠色越深,綠化增加越快)

當然,這十年,房價經歷了飆升。他讓我們不安,讓我們彷徨。但諸多信號告訴我們,炒房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未來中國的生意,必須要守正出奇。先守正,再出奇。

過度的消費主義和精致的利己主義亦是相當滲透。那么多荒誕的故事,那么多悲歡離合,都因此而生。但我始終相信:物極必反。我相信你和我一樣,發自心底厭惡那些喧囂的,膚淺的,而這些終將隨風而去。

接下來,我將帶著大家回憶一下這十年的一些切面,他或許發生在中國,或許發生在異國,但他終究影響著我們。這便是這個世界的奇妙之處。

從2009到2019。

2009-2011

2009年的夏天,一款叫做新浪微博的產品開始公測,這款產品最初被稱為中國的twitter,新浪微博在2010年-2011年之間擊敗了所有中國互聯網巨頭的同款產品。

很多倒推式的分析都很有道理,但我認為如果沒有2009年秋季新浪管理層完成了中國互聯網首例的MBO(管理層收購),這家公司不可能成為微博時代的最后贏家。在此之前,新浪一直被認為是沒有老板的公司。

微博的誕生,迄今我都認為是劃時代的,顛覆性的。他讓自媒體1.0蓬勃得發展了起來。與此同時,傳統媒體營收最好的光景,就定格在了這一年。

這一年,馬云想退休,但是沒有成功。為了退休,他又花了整整十年。他締造了一套制度,一套文化,一個傳奇。我認為:制度和文化是阿里巴巴最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因為業務本身對于大多數企業來說,沒有可能學習和復制。

我們或許無法想到2008年,華為想賣掉手機業務。但因為恰逢金融?;?,沒有人接盤,所以只能自己繼續干。主要給通訊商做定制機。

到了2011年,ios和andriod在全球出現了井噴式的增長,華為開始押注手機端,經過了數代發展才有了今天的Mate 30 和P30。

2010年,一個數據發生了逆勢波動。那就是中國的適齡小學人口增速。在此之前從1997年后,基本呈負增長。這是因為中國80后家長開始登上歷史舞臺。這帶動了諸多產業的蓬勃發展,比如互聯網教育,當然還有學區房。

故而,任何一國的任何產業,歸根結底要與人口的一切特征相掛鉤。

我們在做出任何投資決策時,都需要縝密得考慮之。

2010年3月28日,吉利集團宣布簽署最終股權收購協議,以18億美元獲得沃爾沃轎車公司100%的股權以及相關資產(包括知識產權)。據說,沃爾沃的總裁在簽收購協議前都不知道中國吉利是什么汽車牌子。

八年后,吉利完成對奔馳母公司戴姆勒集團9.96%股份的收購。有個段子說:以后不管你買什么車,最后不都是圖個吉利么?

中國企業家走出去的雄心從未泯滅,這便是中國企業最核心的資產。

幾乎是吉利收購沃爾沃的同時。希臘債務?;蟊?,歐盟被迫聯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建立7500億歐元穩定基金以控制局面。但希臘喘息甫定,愛爾蘭在四季度也爆發債務?;?。

從希臘到愛爾蘭,再到西班牙、葡萄牙,進而波及意大利。這件事的影響到今天仍然還在持續。歐盟作為世界最重要的經濟體之一,有著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影響。

2012-2014

2012到來時,世界似乎并沒有毀滅。那個和你一起看《2012》現在還聯系嗎?

國家統計局2012年糧食產量數據公告顯示,2012年全國糧食總產量58957萬噸(11791億斤),比2011年增加1836萬噸(367億斤),增長3.2%,實現“九連增”。比起別的事情,這是頂頂要緊的大事之一了。

2012年12月,八項規定出臺。一家叫做湘鄂情的高端餐飲上市企業從此一蹶不振,幾次轉型都不太妙。和他一樣命運的還有俏江南。

這一年,騰訊不再和新浪PK微博了。因為他抓住了移動互聯網的頭等艙船票:微信。微信剛推出時,大多數人是不看好的,大家覺得和QQ沒啥區別。隨著漂流瓶,語音,微信公眾號,朋友圈等功能的上線,迅速呈現出席卷之勢。自此后,中國移動互聯網甩掉了Copy的帽子,開始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道路。

也正是2012年前后,小米成為了最火熱的名詞。凡事都必須符合風口論,和互聯網思維。小米最大的貢獻是他有意無意得帶動了整個行業徹底把手機平民化了。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前,大眾點評這樣的企業估值并不太高。直到智能手機的LBS和實時UGC,使得他一下子就成為了香餑餑。

基于智能手機普及開啟了算法革命,誕生了一個千億級的企業:字節跳動。和一堆幾十億的APP們。

因為移動時代對搜索的依賴下降,以及APP們形成了一個個孤島,百度無法抓取了。加之別的自身問題,百度從這一年開始走下了神壇。

2013年7月28號,是啥日子呢?是TFBOYS正式成立的日子。直到幾年后,中老年人們才開始正視這種現象。這顛覆了老人家們(包括我)對于明星的認知和想象。

媽媽粉,阿姨粉等等今天比較常見的詞匯,在那個時候聽起來都很新鮮。事實上,一個嶄新的造星時代到來了。而背后的核心邏輯是更年輕的一代人,以及全新的文化圈層和價值觀認同出現了。

2014年的新年剛過沒幾天。大洋彼岸一個快日薄西山的科技巨頭迎來了新任CEO。這家公司叫微軟。CEO叫納德拉。

納德拉改變了這個企業。今天他再一次回到了全球最值錢的科技公司的寶座上。超過了1.05萬億美金。比蘋果還多200億。(有波動,你看到文章的時候可能有所不同)

納德拉說:“為74億用戶設計產品是從為一個用戶設計產品開始的”,這句話對我產生了很大的震撼。中國本土企業關心的永遠是14億人,但大多數時候是14億里的一部分。但真正國際化的企業是思考的全球74億用戶。

幾天前,微軟召開了新品發布會,發布了諸多比蘋果更為創新和吸引人的產品。

中國企業這些年對蘋果的迷戀,(但更多是表面化的學習)我認為需要適可而止。我們要看看更多的全球企業都在做什么。比如微軟如何再一次崛起。

2015-2017

2015年,屠呦呦作為首位中國科學家榮獲諾貝爾獎。我認為這是真正值得被記住的事情。

這一年起,中國企業界的轉型壓力開始高度凸顯。因為舊的模式基本到頭了。投資拉動增長變得越來越有限??魎估礪壅謔?。

這一年,有一個日后飽受爭議的企業創辦了。它叫做拼多多。我在《拼多多,重新定義拼多多》一文中總結道:

這一年(2015年)發生了三件重要的事情:

1 、以小米為首的中國國產手機開始推出幾百元的手機,手機市場進入刺刀見紅的肉搏戰,但同時中國的智能手機普及率迅速拉高。

2 、支付寶和微信錢包幾十個億砸下去,又是打車補貼,又是紅包的,把手機支付這一環徹底打通了,賣紅薯的大爺都用手機收錢了。

3、 年初淘寶被反復質疑假貨,開始大規模清理低端店鋪,京東堅定得走品質路線。

于是,一個長達兩年的真空期出現了,市場上沒有任何一個高級玩家全力在基礎條件完善的情況下做五環外的電商生意,只要你肯彎腰,最大的桃子就是你的。

2015年的九月的電商世界,堪比二戰時候的西線,英法聯軍奉行綏靖政策,按兵不動,使得德國有機會可以輕而易舉把英國和法國趕到敦刻爾克。

2016年1月1日全面二孩正式實施。意味中國的人口政策出現了重大轉向。目前中國每年凈增人口數正在縮減,長遠來看,需要更大的力度刺激生育。

中國學界用了無數的筆墨討論日本沉淪的幾十年是怎么發生的,原因總結了一大堆。歸根結底核心就是:日本的老齡化是發達國家里最嚴重的。大量的老年人阻礙了企業的發展。老年人的選票又阻礙了傾向于年輕人的政策的落實。

日本曾經的那些世界頂級品牌和企業都爆發于戰后嬰兒潮長大后的那些年,但都沉淪于他們老去的那些年。

對比之,同年六月,上海迪士尼開業。無處的孩子和假裝是孩子的大人涌向了這里。這便是中國市場的神奇之處。那就是存量太大了。10%的人就是1.4億人。很多問題即使已經很大了,但不仔細看可能都發現不了。但機遇也是,看起來很小,其實垂直領域充滿著機遇。

迪士尼的成功無獨有偶,漫威和樂高都在中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這證明了:IP化是大勢所趨。

在全球范圍內,有個大事發生了。2016年 2月20日 英國公投。2017年3月16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批準“脫歐”法案,授權英國首相正式啟動脫歐程序。英國脫歐之事影響巨大。這得另起一篇單獨說。

歐洲市場是一個三億人的成熟市場,同時北美與之同根同源。總體來說,我們對之的理解還處在比較初級的階段。未來每一個國人,除了關心好自家門口的事情,要想真正擁有最高之格局,還是得真正理解世界格局。

2018-2019

2018年,存量的廝殺開始了。中國一二線城市的生意,基本做啥啥虧錢?;就蹲駛乇食氏殖雋說構?。僅上海新開業的商場就多達70多個。而周邊每新開一個商場,就將分流掉20%以上的顧客。以目前的情況來說,一半的商業地產項目都要黃。

這一年,有一個叫做瑞幸咖啡的公司,異軍突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次年即2019年登陸了納斯達克。有趣的是,他在上市前的布局大部分還是基本是中國的一二線城市。這意味著:中國生意進入了明顯的局部繁榮階段。同時意味著,數據化成為了企業增長的新引擎。

下沉和出海成為了核心關注點。這兩年,拼多多在拼命上攻。淘寶京東在拼命下攻。中國互聯網企業重鎮南亞和東南亞,一家叫傳音的手機公司拿下了非洲手機第一的寶座。

另一方面,最終中國會實現科技平權和價格平權。這是啥意思呢?

就是即使偏遠到大興安嶺的小店老板都能使用微信支付工具來收款和管理用戶。即使身處貧困縣,都能用快手把老家的土特產賣到全國去。即使你沒有太多的錢,都能買到足夠具有性價比的產品。

在我們正在度過的國慶,出境游達到了歷史新高。中國人對世界的興趣,從東南亞,轉移到了更遠的歐洲,乃至北歐。但我們不能忘記的是中國仍有13億人沒有出過國,十億人沒有坐過飛機。核心數據在《十億人沒有坐過飛機》一文中,重點論述。

僅海外購物退稅這一塊,中國游客每年就有幾十億美金的稅沒有退。這便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國慶前一周,我去了位于一家河北廊坊的羊肉串廠,工人機械得串著肉串,手長期處于濕的狀態下都白了,空氣非常刺鼻(羊肉腥味,血水味,佐料味混合)。當然該工廠是非常衛生的。一個工人一天要串兩千串,一串計件一毛錢,老板說招不到人,只有四五十歲大媽愿意來做,年輕人不肯來。

另一方面,老板說如果能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產能還能提升一倍以上,并且不愁賣。

離開這個工廠后,我打了個車到了北京繁華的國貿。其實直線距離不過60km,但我產生了巨大的沖擊感,令我此刻想起都難以平息。是否不遠的未來,AI機器人就能很好得解決這一切?但這是否會影響到就業呢?

我想,這一切靠空想也沒用。終究是實干出真知。

機會在哪里?在街頭,在人群里,在田間地頭。

從2009到2019,從中國到世界。

我們恰逢一個空前繁榮的時代,恰逢祖國的崛起,這便是巨大的幸運之一。

那么幸運之二,得靠自己去尋找。沒有其二,也很難實現真正的成就。

正如茨威格在《人類群星閃耀時》中所寫:一個人生命中的最大幸運,莫過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強時發現了自己的人生使命。

愿你能發現他。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