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特纳姆热刺新主场:存款增速創39年新低,大家的錢到底去哪兒了?

2018-09-07 11:10 來源:热刺微博

热刺微博 www.qxtuhn.com.cn

來源 | 每日經濟新聞(ID:nbdnews)

數據顯示,今年6月,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8.4%。往回看,這一數據可謂是最近40年“谷底”。記者統計發現,自1979年至2018年這39年間,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從未跌破9%。而2018年2月以來,存款余額增速均在9%以下。

錢到底去哪了?是中國人“沒錢”了嗎?

金融機構存款增速創1979年以來新低

Wind數據顯示,1978年12月,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為6.9%;1979年12月,同比增長18.00%,增速大幅上漲。此后,1979~2014年間,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均保持在1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進入1979年以后,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增速出現了兩次高峰。

歷年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來源:Wind數據)

其中,1994年~1996年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的增速明顯提高,并在1996年4月,同比增速達51.90%,這是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增速的第一個高峰。

而2000年后,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出現了第二次高峰,即在2009年6月,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達29.02%。但在此之后,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一直處于整體放緩趨勢,甚至在2014年9月,各項存款余額增速首次跌破10%,之后增速一直保持在9%~14%間波動。2017年末,各項存款余額增速降為9%。

進入2018年,1月份這一指標剛反彈至10.5%,2月便又開始下滑,并出現自1979年以來首次跌破9%的情況。自此直至7月,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均低于9%,甚至在2018年6月出現自1979年以來的最低增速,僅為8.4%。

換句話說,2018年2月以后,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已經逼近40年來的最低水平。記者梳理發現,今年以來,1月至7月各項存款余額分別為167.97萬億元、167.67萬億元、169.18萬億元、169.72萬億元、171.02萬億元、173.12萬億元、174.15萬億元,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速分別為10.50%、8.60%、8.70%、8.90%、8.90%、8.40%、8.50%。

錢到底去哪了?

記者就此問題采訪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近年來,存款增速放緩已成為銀行業內較為普遍的現象。短短三年間,各項存款余額的同比增速已從13%以上降至今年的不足9%,這是197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他表示,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 ,近幾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有所放緩,是導致居民存款增速放緩的根本原因;

第二 ,房地產市場持續火爆;

第三 ,隨著人們對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居民的消費觀念和消費行為也在發生變化,這突出表現在,消費升級成為時代潮流,各種欲望滿足的即時性提高,超前消費、攀比消費和借貸消費增加,文化娛樂消費增長較快,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儲蓄率下降等;

第 四 ,金融脫媒與利率市場化進程加快,使得金融業乃至泛金融業的競爭更加激烈,貨幣基金、理財產品、保險產品、以各類寶寶理財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等,因為金融市場發展帶來的多樣化投資產品備受客戶追捧,都在搶奪著客戶的存款,居民財富多元化的趨勢非常明顯。”

這樣看來,并不是中國人沒錢了。而是中國城鎮居民收入放緩的同時,錢跑向了樓市、消費市場和理財市場。

結構性存款高增長態勢可能放緩

不難發現,近年來,存款有向理財產品轉化的趨勢。而銀行也投其所好,將理財產品作為攬儲的重要渠道。但在資管新規落地后,理財產品打破剛性兌付,同時,理財收益率有所下跌。

同時,在監管要求表外回歸表內的背景下,存款對于銀行顯得更加重要。而結構性存款正好屬于表內存款。雖然結構性存款屬于高成本負債,銀行卻不惜高息攬儲。記者注意到,目前金融機構各項存款增速放緩,但是各大銀行結構性存款對存款增速貢獻占比卻一直增加。

黑龍江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資金運營中心主任張銘富指出,結構性存款實際上是一種替代理財的方式。雖然資管新規出臺后,要求銀行理財產品打破固定利率,但投資人對理財還是抱有剛性需求的,那么結構性存款就是一個很好的替代。同時,在存款增速放緩,銀行間存款競爭激烈的情況下,結構性存款也能夠彌補存款的不足。

王軍也指出,作為理財產品的替代,上半年結構性存款的貢獻確實是在快速上升,但近期又出現一些新的變化——結構性存款的增速正悄悄放慢。這既有貨幣政策變化的因素,也有監管趨嚴的因素。

從貨幣政策層面看,央行定向降準與擴大MLF的資金投放,使得銀行間流動性近期得到大幅改善,極大緩解了銀行負債端的資金壓力,客觀上使得結構性存款供給減少、增速放緩。

從監管政策層面看,銀行理財新規要求,發行結構性存款的商業銀行應當具備相應的衍生產品交易業務資格,這一嚴監管的規定事實上打擊了那些不符合規范,只是作為高息攬儲工具發行的假結構性存款。

同時,王軍表示,預計未來隨著資管新規的逐步落地,商業銀行對結構性存款的高度依賴將進一步減輕,未來結構性存款的發行還將進一步放緩,此前的高增長態勢可能將難以為繼。

延伸 · 閱讀